月份:2018年5月

博主和读者的互动,首先是经由过程读者的批评。对付批评,不要以一种狂妄的立场视之,要看重读者的看法,纵然是不同看法,也要以谦虚之心与读者交换。参考之资,可以攻玉,读者的批评有可能赞助本身发现问题、增进提高,这也是博客的利益。

第一种是好批评。谈话颇有感想,也有内容,这种批评是对好文章最佳的衬托,在你的博客不是分外火的时刻,如许的批评最 […]

   诗意时尚

刘江最新诗集《诗风》在北京举行记者招待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刘强承认,他从小就开始读诗,初中开始写诗,到后来做记者,创办时尚传媒集团,从未停止过爱情诗的感情。诗已成为刘江生活的一部分,也是他事业的灵感来源。经历了“朦胧诗”风潮的年代,刘强并没有去朦胧诗那条路,“朦胧诗纯粹是为诗而写的,后来呻吟更无疾。我所追求的是新鲜和清晰。”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所所长谢冕说:“刘江是用自己的思想和语言写诗的。国家剧院院长田沁鑫写道:“我要赞美诗人的天性、人性、感情和英雄风度。中国诗社副会长黄怒波对刘江诗的感受是“雅、暖、巧”。早在20年前,刘强就推出了他的第一部诗集《时间深处的爱情》,其诗歌语言清新质朴,形象和哲理都在平凡的生活场景中精彩纷呈。蓬莱仙界7月15日,蓬莱旅游资源促进大会在北京召开。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以人间仙境蓬莱命名。拉伸59.海岸线长达26公里,百里葡萄走廊,不仅是东方的人间仙境,更受到西方酒国的高度赞誉,形成蓬莱生活方式培育的重要基石。礁、滩、湾交错分布,景观变化丰富多彩。蓬莱不仅是一个地名,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仙境的心境和生活,一种对城市人灵魂回归的向往

   原名

4月26日上午,一个粉“斯迪-喜球”给齐鲁晚报的正式委托人齐鲁一点情报站发了一首热情洋溢的诗和几张照片,讲述了现场发生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急诊科的情况。近日,一名60岁的患者因重症肺炎入院,由于口插呼吸管不能说话,病房的急救医护人员通过书面的方式与患者的病情进行沟通,稳定了患者的情绪。其中一个粉是亚历山大第二医院的护士,他告诉记者,“这位老人患有重症肺炎,而且最近几天情绪不太稳定,虽然笔迹很潦草,但我们的医务人员会仔细辨认,与病人沟通。这些照片是今天早上医务人员查房时拍的。”一首粉诗的创作原文如下:爱纸嘴巴不能发出声音,有手,潦草的笔迹,说到身体不适,揭示了对生命的渴望。痛苦是无法替代的,耳朵,安静地听,只要生命继续,我会尽我所能。一张薄薄的纸,医生和病人两端连接,让他乱写乱画,我知